【谭赵】套路总裁

但凡大鳄混到只动眉毛不出力的地步,都是翻翻手腕四两拨弄少年心。况且谭总百十来斤,足量又实惠。撑着沙发压下来遮天蔽日,悬在一个能看清鼻尖黑头的距离,再近一丝就压碎小赵医生的清白。

缺点这个东西,疏远的人看不清,但凡看清的都是已经站在亲密距离内的人早就不在乎你好坏。所以,距离——妙不可言,成败在进退之间。

年轻人撑着椅背,也跟着紧张。鼻翼翕动气息小朵小朵扑到脸上,谭宗明心里有个小恶魔痒痒地打了个喷嚏。于是他干了件匪夷所思的事儿,盖上去。用脸。只用了半张。

没有用嘴盖,是工具理性训练出的下意识妥帖——总算还记得这是打野救回来的失足医生,谭宗明自省不能操之过急。

至少先看清了没有黑头可喜可...

2018-01-31

【楼诚】刺杀明长官(下)

上一篇有点短,sorry。


“怎么办?”

安全屋外女人疯狂垒起一堆炸药。玻璃墙内明诚仿佛被连累的无辜路人。可惜演得再像,明长官那石雕的嘴唇红润旖旎,容不得他抵赖。

“我倒是想问问,你断掉了指挥部所有通讯,那汪曼春收到的求援消息又是谁送出去的?”

明诚从容承认,“都是大哥教的好”。不但教侦察突击,还教攻心追爱。包教包会包考核,明诚向来成绩好。按哥哥的教导抓住了喜欢的人,还顺手惹毛对手。

“可惜案头准备不足。”明长官指点弟弟:“你哪有对手。”这心里就一个人,会提枪杀人会做精致的点心。

“哎,你别吃了。”

明诚带的那点八珍糕所剩无几。“你倒想个办法,她要炸了。”

“你惹的你处...

2018-01-07

【楼诚】刺杀明长官

祝一周前的咪咪生日快乐,以后的咪咪天天快乐。

咱们咪老师的新文转送门👉向卷毛势力低头


warning:AU是那风中飘摇的云


李秘书订了一套新西装。

给明教授当秘书,做派得尽量精致。明天他要陪这位经济界的大腕出席典礼。

可惜明楼没能如期参加,因为李秘书被发现死在家里。

军部那位表面是学者、实则情报枢纽的顾问可是万分的宝贝,南田亲自把明楼请进基地,保护性监禁。

“我只需要一个救生包,十分钟,就会彻底消失。而现在…… ”明楼站在严阵以待的指挥部深深叹气:“你们帮敌人把我锁了起来。”

李秘书大腿中弹,被浇了烈酒,嘴上还塞着一支点燃的烟。或是失血过多,或是最终自焚...

2018-01-07

【谭赵】失足医生

曲大小姐送四十多万车载音响,赵副主任承诺分期支付偿人情。一众姚滨哔哔男人不能寒酸没骨气。按二世祖钱是王道的理论,能瞬间厘清理财收益的大脑可谓正义。可惜正义的赵医生把聪明才智用在学识的星辰大海——果然不是一路人。

给这段恋爱敬一杯酒,啤酒罐圆滚滚是个三维立体的句号。

赵启平坐在桥边喝酒,装饰了别人的风景。相比他计算器一般的脑袋,看风景的先生就是台服务器。明月照亮年轻人的眸子,仰头灌酒间望进先生心里,只消一眼,照亮一所股票交易大厅。

什么是一眼万年。就是全部K线奋勇飙红的路上眼睁睁看年轻人噗通一声仰进江里,猛然跌停。

说简单点,赵启平落水了。

今晚小赵医生浪大了爬上护栏举杯邀月,十二月的...

2017-10-31

一发拖了很久差点跑路的印调

中间把小太子翻了无数遍印调再不出我都想挂这位太太了好嘛!

大橙子与猫殿下:

如题——



名字:《将就》


CP:谭赵


内容:正文30篇+番外10篇+一篇后记+某人的序


附加:一张明信片


字数:7万左右


开售:10月底或11月初

名字:《总觉得哪里不对》


CP:谭赵


内容:正文15篇+番外9篇


字数:5万左右


开售时间:10月底或11月初


特别提示:《总觉得哪里不对》字数少,本子也比较薄,运费成本高,所以不单发哦



==================...

2017-10-15

【蔺靖】救风尘(PWP)

送给兔兔老师生贺三 @helene 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
晚来一阵风兼雨,洗尽炎光。

颈间的啃吻让新帝扶着盘龙石雕柱摇摇欲坠。酒喝的并不多,怎就醉了?月笼轻纱卷着秋风荡遍无人的寝殿,更著缱绻。

“陛下,您只管告诉我,我是谁?”

萧景琰低笑,人他还是认得清的。“先生。”

那人并不满意,箍住腰欺身追问,哪个先生,梅长苏你也是唤先生的。

“莫不是你也醉了。小殊才传回捷报,他人在北境尚未还师。”萧景琰瞪大眼:“蔺晨”。

“是了,是我!”蔺晨一手拉开推阻,攫住唇瓣肆无忌惮。

面前的人儿喝了情丝绕,念的还是这个名字,蔺晨还有什么可忌惮的!


蔺晨入宫之...

2017-10-10

【蔺靖】救风尘(下)

送给兔兔老师的生贺二 @helene 。


萧景琰遇袭昏迷,醒来已是两日之后。

那晚没等欣赏殿下惊愕的表情,就被匪徒截了。萧景琰杀气腾腾一马当先在包围间豁开个口子,想让蔺晨逃走。混乱中就听见蔺先生中气十足的骂人声:“我刚包扎好,你仔细再给我扯了伤口!!”

战场厮杀和江湖混战终究不同,萧景琰身上有伤,渐渐不敌。他最后记得蔺晨喊什么江左盟,到底也没逃走。昏过去的时候萧景琰想,自己这是救下他还是害了他…… 


“萧景琰,醒了就起来喝药。”蔺晨拨开轻纱漫帐:“分明当时自己骑着马就跑了,你到处找我做什么!”

“原来先生无碍,我便放心了。”萧景琰看清来人...

2017-10-09

【蔺靖】救风尘(上)

送给兔兔老师的生贺一 @helene !既然拖了这么久就跟 @蓝田 一起把蛋糕做大(^з^)-☆琴师「杜曲耶!


蔺晨抚着小牛倌的头,漫不经心安慰着。

牛倌哭丧丧蹲着拼笼子。用来管束小牛犊的笼子木桩根根结实,这两天抗到集市上拿来装蔺晨,结果被他睡塌了。拼凑半天无果,牛倌仰头看蔺晨:“爷,您啥时候走哇?”

“嗯?舍不得么。”阳光暖洋洋,蔺晨懒洋洋。集市熙熙攘攘,街前褒衣博带的俏雅公子款款笑意。小牛倌就是被这谪仙儿的样子蒙了良心,拿饮牛的蒙|汗|药给他喝。

牛倌痛苦抱头,如今只盼仙儿说话算数住几天赶紧走,家里鸡见了他都绕道。谁会舍不得!

哒哒...

2017-10-08
1 / 5

© Silvia安歌 | Powered by LOFTER